丰子恺画中的笔墨茶情及悠然壶趣

[复制链接]

签到天数: 20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分享到:
发表于 2015-12-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朱自清说:“一幅幅的漫画如一首首的小诗——带核儿的小诗,就像吃橄榄似的,老觉着那味儿;”
丰子恺是我国著名的画家、散文家、漫画家,他从师弘一法师李叔同。在李叔同的指导下学习绘画和音乐,之后又到日本学习。学成回来的丰子恺在绘画上即有中国画的萧疏淡远,又兼具西洋画的活泼自然。特别是在漫画上,形成一种行云流水,闲适自然,不求精巧的绘画风格。
丰子恺在生活当中最喜欢的莫过于饮茶与听唱机了。在日常的生活当中丰子恺都会开着唱机,泡着茶。茶的香味伴随着丰子恺的写作和美术作品的诞生。在绘画和写作的时候他都会先用他的小紫砂壶泡制好一壶茶,放在旁边,在绘画之余就倒杯茶来解解渴,或者拿起紫砂壶把玩一下。丰子恺还喜欢在喝茶的时候配上点小茶点,像毛芋头、臭豆腐、红年糕等,只要有茶,茶点不会太讲究。
丰子恺笔下的缤纷世相中,不乏茶酒文化的内容,既有“三杯不记主人谁”的大酒,也有“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的怅然,还有“家家扶得醉人归”的温暖……,这位漫画大师众多的书画中也在不意间流露着茶的闲适与趣味,于是小鱼整理了部分丰子恺先生画作中的茶情壶趣,以聊表对一代大师的敬仰之情。

* * *
640.webp.jpg
1
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
简陋的茶楼,临窗一角的小方桌上,室内茶杯几只,余温尚存。新月初上,清辉布满桌面。从窗口眺望,唯见天如水洗月如钩,一派寂静的景色。就在刚才,主人与客相谈甚欢。无奈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人散后,竟有几分落寞与怅然。
画茶楼茶具而不画人物,是丰子恺的高明之处。他把白天这里或是熙熙攘攘,人声鼎沸,或是茶客数人,优雅小酌的情形全都交给读者去想象。
这个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画面,似乎是静止、凝固了的 空间,但它给观者的欣赏留下的余地,则隐隐地有着十分微 妙的动感:那一弯新月,随着时光的推移,洒向人间的清辉从立柱游移到地下,一寸一寸地爬过去,一片一片地抹过去,抹洗着这简朴而曾经是喧嚣的茶楼。月色渐暗,旭日东升,于是,茶桌边重新坐满了喝茶的人,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明月送客,明月也在迎客。
此画是丰子恺早期漫画之一,1924年最初发表于《我们的七月》杂志上。当时丰子恺在白马湖春晖中学任教,与叶圣陶、夏丏尊、朱自清等共事。他们往往在月下倚栏观赏新月,手持清茶一杯闲谈。夜深了,人们散去,他画了此意境。本画题来自《白香词谱》中词人谢逸作的《千秋岁·夏景》”。由此可见,正是这帧独具萧然意境的茶画,无意中使“子恺漫画”闻名于世,风行天下。

640.webp (1).jpg

以《人散后,一钩新月天如水》为题的作品,丰子恺在晚 年又画了一件,收入其画集《敝帚自珍》中。似乎仍是这个地方,但月色依然而人物皆非。较之于前作,已是一派新气象: 简陋的茶桌已经换成了茶几,壶、盅已为瓷壶和瓷杯所替代,茶几旁的两张藤椅给人以舒适的感觉。毛糙的亭柱也已光滑挺拔,窗上的竹帘仅据画面一角,不像原来那样占据着整个画面的上方,那种压抑感就此消除了,月亮也画得略小一些,更衬托出天空的广大。
两幅同一题材、同一题目的画,看来很相似,都是那么平白清淡,但一经对比欣赏,其中的味道就渐渐地变得浓重起来了。两幅作品各自反映的是一独特的情景,但合而观之,在大的情调上则反映了一种新旧更替的时序变化。在这里,茶楼、茶壶、茶盅、茶杯乃至画面中的一切,都是这种变化的缩影。
月下,有万般岑寂,也有万般繁芜,他说:“半夜招僧至,孤吟对月烹”,他说:“曲终人不见,江上数青峰”。可终究还是一声道别,四散而去。一弯闲月,杯盏无声,从来没有比这样的离散更加富有诗意,淡淡的落寞跟怅然是有的,如同这萦绕不散的茶香,这落寞跟怅然都是我的,全都是我的。

640.webp (2).jpg
2
好鸟枝头亦朋友
画中人仿佛在说:“树上的黄鹂,我泡好了一壶茶,你若有致,可与我共饮。”鸟儿歪着脖子,不知是盯着茶看,还是盯着人看,石桌上两个杯子,分明有一个是给这树上的鸟儿备的,料想这喝茶的乐趣不仅仅是人,这鸟儿恐怕也深解其中的妙处。心有感触,冒出一句:黄鹂闻见枝头伫,主人把盏话茶香。

640.webp (3).jpg
3
严霜烈日皆经过,次第春风到草庐
屋里黑暗简陋,屋外却是春晖渐酣,屋后的柳树愈发苍翠,门前的桃花更加明艳,远处是青山如黛,空中有燕子归来。坡上一方石桌,清茶置之。女人抱着幼儿端坐,丈夫牵着女儿闲站。不但随季节经历了寒冬与酷暑,还一起走过了人生的起伏,这环境无论如何都是粗粝简陋,画中人却从容淡定,想必是五柳先生或者桃花源中人物吧,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在这个柳条飘飞,鲜花盛开春季,在草庐门前闲坐,沏一壶新采的清茶,闲看花开花落,任听云卷云舒,春暖花开时,莺飞燕舞季,享受天伦之乐,人生美事,不过如此。
640.webp (8).jpg

4
小桌呼朋三面坐,留将一面与梅花
此画原创于抗战时期,含义异常明确。三位好友,小院闲坐,大家品茗闲话谈笑风生,虽然还有一位迟迟未到,但也绝不让青山白云作陪,暂留一席给傲骨的老梅吧,它和我们是同道之人。劝诫世人宁可隐居深山保持气节,也不追求奢华而附庸权贵。
茶是西湖龙井,梅是春娇百媚,友是久别重逢。人常念:不悔梦归处,只恨太匆匆。却在奔波于忙碌中忘记了初心,藏起了率真。蓦然回首,你我的满目疮痍都需要一杯清茶,三两好友来洗涤,冲荡。有一个位置是留给梅花的,留给那一缕浮动的暗香,也留给身后的一片天空海阔。人生可贵的是友情,难得的是知己,好友对坐,梅花为伴,品茗闲话,当真是无限的风雅。
640.webp (5).jpg

5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诗人描述的是冬景,夏天水涨得高,当天气转凉、江水落下去后,石头就露出来了,山高的时候月亮就显得非常小。如此景观和雅趣,必是兴趣相投的好友相聚一起,此情此景,于茶于酒都使得。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苏东坡拿它来对月抒怀,丰子恺却用它品茶论道。山谷之间,清风徐徐,幽境之中,必然都是知己才能畅舒襟怀,这实在是喝茶的妙境,山谷吹来了琴瑟,天空筛出了银幔,幽情豪气一起冲上眉尖心头,茶有了酒的浓烈,酒有了茶的隽永,何其悠然心会哉!妙处难与君说……
640.webp (6).jpg

6
白云无事常来往,莫怪山人不送迎
一幅深山人居的图景,青松屋外、白云天际、溪水留声,丰子恺配文:白云无事常来往,莫怪山人不送迎。颇有王子猷雪夜访戴的意境,如此之境,非茶莫属。
当此境界,非茶莫属。新雨过后,云雾锁住了庭院,一个人在窗下安然地看书、作画,一切风雅事无不可为,一杯清茶不言不语,风云为客,山花是友,各自逍遥自在,松籁声、云涛声、流水声、花落声、煮茶声……,声声入耳,茶香溢出来,主人与这世界便一起不知有汉,无论魏晋……
640.webp (7).jpg

7
独树老夫家
《独树老夫家》至少该是晚年的作品了。因为,只有外部世界的强烈冲突,才会导致内心去畅想这样的画面:一居小屋容身,一棵大树遮阳,一壶好茶润肺,一本好书养心,室虽陋,但也不觉陋矣,象征精神高洁的那株兰花,还在身后散发着幽香呢。他说了多少他想说的话!
这个背影,让人想到了李叔同,如果恩师还在,能和自己对坐共饮,得以聆听教诲,想必就是这世上最幸福莫名的大幸福,陪伴画中人的,是一座茅庐、一松、一兰、一壶、一杯而已;然而,书喝茶,时光的风霜剑戟都悄然从一颗如茶般清净的心中溜走。


8
茶店一角
此画作于1935年春,是在往游莫干山的途中,在三桥镇一家茶坊茗憩之时,随手画下的一幅 漫画速写。从画面上看,这茶坊倒不算太陋,既有像样的高大的梁柱,茶桌旁边还有像样的 衣架,茶桌上摆着一把大茶壶。只是围坐在茶桌四周的茶客,显然不是属于雅人君子之辈。 他们当中有的光头、勒腰、环腿、脱鞋;有的戴顶礼帽,却穿着短褂,扎上裤脚,那模样不如是表示端肃呢,还是表示滑稽;迎面而坐的似乎是位小乡绅之类人物,肥腮大耳,戴着一 顶瓜皮帽,手持一竿半长不短的烟竿,正在侃得有点眉飞色舞,旁若无人的样子。不过座中尽管有的听得聚精会神,有的听得津津有味;却也有的表示不动声色,漠然置之,甚至有的索性只管转过脸去,彼此爱怎么扯闲就怎么扯闲……
640.webp (9).jpg

9
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丰子恺先后两次营造了他的“桃花源”,亦即两度过上了田园生活:一次是在其故园石门湾的“缘缘堂”,一次是在重庆郊外的“沙坪小屋”。这其间,茶则一直与之相伴。
这里先说他在缘缘堂的茶情与墨情……,缘缘堂是1933年春落成的。他在这里度过了历时五载,弥漫了墨香与茶香的隐逸生活。初夏时节,在青瓦粉墙的映衬下,樱桃红了,芭蕉绿了,这正是古诗意境重现于缘缘堂小院内的 生动景象。此时此刻,丰子恺则在西湖龙井新茶,亦即故园之茶的助兴之下,欣然命笔,一 气呵成而于芭蕉荫下写出了《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的画作。


10
昔年欢宴处,树高已三丈
缘缘堂是丰子恺亲自绘图设计,1933年建造的一所中国式建筑,高大、轩敞、明爽,具有朴素深沉之美。在这里,丰氏全家度过了5个寒暑。对丰子恺来说,无论在生活上或创作上,这都可说是黄金时代。大部分时间用于作画或写文章,晚上照例饮茶吟诗。
1937年11月6日,家乡浙江石门湾(今属桐乡市)遭日本飞机轰炸,全镇顿成死市。缘缘堂后门外不远处落下炸弹数枚,丰子恺全家当天就避到乡下雪姑妈所在的南深浜,没想到11月21日就与缘缘堂不告而别,从此开始了八年离乱的逃难生活。
1938年2月9日,接早年立达学园同事裘梦痕2月4日从上海发出的明信片,说:“一月初上海新闻报载石门湾缘缘堂已全部焚毁,不知尊处已得悉否……”
闻此消息,家人都很悲伤。丰子恺则先后写下了《还我缘缘堂》(1938年)、《告缘缘堂在天之灵》(1938年)和《辞缘缘堂》(1939年)三文,以抒发自己对故乡怀念和对敌寇愤恨的心情。他在《还我缘缘堂》一文中说:“缘缘堂已被毁了。倘是我军抗战的炮火所毁,我很甘心!堂倘有知,一定也很甘心,料想它被毁时必然毫无恐怖之色和凄惨之声,应是蓦地参天,蓦地成空,让我神圣的抗战军安然通过,向前反攻的。倘是暴敌侵略的炮火所毁,那我很不甘心,堂倘有知,一定更不甘心。料想它被焚时,一定发出喑呜叱咤之声……”
抗战八年, 丰子恺率眷辗转流亡。1945年8月15日, 抗战胜利了。但因经济关系, 丰子恺一家到次年才能回到阔别近九年的江南,于9月25日踏上上海的土地。休息几天后, 他就去故乡凭吊石门湾故居缘缘堂。
走过木场桥,桥堍一片荒草地,缘缘堂、惇德堂和染坊早已不知去向, 连缘缘堂的烟囱也没有了。凭着荒草地上一排墙脚石,丰子恺好容易认出了丰陈宝的书桌所在的位置。一株野生树木,立在丰陈宝的书桌的地方,比丰陈宝的身体高到一倍,许多荆棘,生在书斋的窗的地方。只有一排墙脚石, 默默地指示着缘缘堂所在的地方。先师弘一大师的佛教影响毕竟占了上风,他终于离开了这片废墟,到杭州去另觅新巢了,只留下了一篇随笔《胜利还乡记》和一幅漫画《昔年欢宴处, 树高已三丈》。这幅画追忆了丰子恺当时凭吊缘缘堂废墟的景况。

640.webp (11).jpg

640.webp (15).jpg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640.webp (14).jpg

签到天数: 20 天

连续签到: 1 天

[LV.4]偶尔看看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12-7 10:2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小希 于 2015-12-7 10:26 编辑

11
沙坪小屋
沙坪小屋建在山麓脚下,山坡上种植着一些芭蕉树和番茄。院子前面则摆放着一些石桌椅,供自己和客人泡茶使用。丰子恺搬到沙坪小屋之后特别的开心,每天除了泡茶听音乐之外,就是画画。在他画案的一角总会放着一杯茶和一个烟灰缸,而在他潜心于画作或凝神于写作之时,总会点支香烟,泯口茶。有时他竟然就会将烟灰打到了茶杯里面,令人惊讶的是,丰子恺从来不会将敲进烟灰的茶汤倒去而重新沏上一壶,而是擎起这浸上了烟灰的茗汁,照喝不误,还喝得特别津津有味,说是“茶里加了香烟灰,味道有些特别,然而并不讨厌”嘛。后来丰子恺还将他的沙坪小屋画到了他的漫画上面,这幅画并没有从正面上绘画饮茶的情趣,却透过画上的石茶桌、屋后的柳树让人们感受田园生活的那份纯真、美好。



沙坪小屋东面一间的前室,便是丰氏的书斋兼卧室,也兼茶寮。据丰氏自己说,他一身有四位“良友”,即茶、烟、酒、唱机是也。只是在沙坪小屋的逃难生活中,他与这些“良友” 的交往碰上了各种障碍,尤其是茶。说来重庆历来本是茶馆鳞次、茶店栉比的都市,其时却非但茶叶价格疯涨,而且即使60元一两的茶叶,喝来竟苦咸不堪,犹如嚼咸鸭蛋皮一般。丰子恺素来是嗜啜故园之茶,即西湖龙井的,于今则不得不与之久违了,不胜渴念之至!有时偶得挚友寄来一筒半筒家乡佳茗,如获至宝,于是乎竟变得“吝啬”起来,小心翼翼地收藏着,不许家人随便撮泡此茶,一旦遇有文化界的挚友来此晤叙,他这才肯慷慨地取出藏茗, 奉之以传统的礼客之道。



12
茶壶的KISS
茶壶、茶杯等是丰子恺漫画中经常出现的“道具”,有时 却也成了“主角”。《茶壶的Kiss》是丰子恺1931年画的一幅作品,作者以拟人化的手法描绘了办公室里两把茶壶的主人无意之中将其放成了捺吻的样子,使人忍俊不禁。自然,这其中也有许多发人遐想的内涵,比如说,这两把壶的主人的身份、性别,他们之间或亲或仇的关系,以及他们周围的环境、家庭际遇。


13
小灶灯前自煮茶
坐在窗台前,将书置在一边,架起炉子,烧水煮茶。这个时候已经是悬灯夜半,加上手边的闲书,想来一不待客,二不邀友,只是兴之所至,茶知我心,从柴米油盐的琐碎中脱身出来,深夜无人,与茶为伴,此时茶是说话人,也是知己,人与茶再无秘密,茶水经过冲泡,一出茶香,主人的风雅也就呼之欲出。原来煮茶,亦是风雅不凡之事。


14
松间明月长如此
这幅丰子恺先生题名为《松间明月长如此》的画作,仿唐代大诗人王维《山居秋暝》诗意而作。王维的原诗为:“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丰子恺先生的画作画面是秋夜月明之时,一株苍劲的古松树下,一对夫妇悠闲地坐在一张方桌两边,孩子凭着曲折的回廊。三人正在欣赏远山近水。这幅画的风格一如丰子恺先生的其他漫画,线条简洁明快,画面清新自然,寥寥数笔勾勒出了一个情趣盎然的古诗境界。我们不知道丰子恺先生当年创作此画时是否想到了茶道,但他在经意或不经意之间,确实把中国传统茶道的底蕴表达得淋漓尽致。因为在画中的方桌上,丰子恺先生特意勾画出了一把茶壶,画中两人正在品茗。此壶一添,凭空增加了许多意境,真可谓画龙点睛。
中国传统茶道历来讲究饮茶环境,认为茶性恬静淡泊,品茗宜优雅安静之所。明人徐渭在《徐文长秘集》中说:“茶宜精舍,云林竹灶,幽人雅士,寒宵兀坐,松月下,花鸟间,清泉白石,绿鲜苍苔……”此画正合如此。画中三人于秋月下,松石间,悠悠然相对而坐,品茗闲谈赏景。既透露出了浓浓的生活气息与真情,又忘却了人世间的一切烦恼,人与自然相得益彰,融为一体,饮茶之人融化于茶的美妙与自然的节律之中,而这正是中国传统茶道所追求的情景合一、天人合一的理想境界。从整幅画来说,意境深远,自然山水美韵洋溢,一把小小的茶壶,尽显天籁之声,体现出空灵寂静、契合自然的大道。难怪古人云:“平生于物原无取,消受山中茶一杯。”
这幅《松间明月长如此》的画作虽不是专门描绘茶事,却蕴含了如此丰富的茶道精神,以至于我们分不清是一把茶壶使整幅画的古诗意韵尽显无遗,还是画的深远意境更好地解释了中国传统茶道精神?抑或二者兼而有之吧,正是所谓,“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


15
想得故园今夜月,几人相忆在江楼
《想得故园今夜月,几人相忆在江楼》,丰子恺用寥寥数笔,勾画出一幅构图完整的风景画,描绘出一个令人神往的夜晚。在临江照水的赏月佳处,几个难得相聚的朋友,说说家事、国事、天下事,谈天、谈地、谈艺论文,无酒自醉,多么美好!可这样的相聚能有多少次呢?恐怕是聚少离多,只留下美好的回忆!这幅作品原是丰子恺先生为怀念昔日友人而创作的,后来成了朋友间互相追忆的载体。


16
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喝苦茶
帘卷春风啼晓鸦,闲情无过是吾家。
青山个个伸头看,看我庵中吃苦茶。
诗中的“我”,一定是个富有闲情逸致的隐士。他独居在这山间小屋中,吟吟诗,喝喝茶,望望山景,多么幽雅!面前一座座的山,在他看来好似一个个人伸着头在看,看他坐在庵中吃苦茶,他有群山为伴,并不觉得寂寞。


17
好花时节不闲身
画中人面窗而坐,只见其背,手中纸烟烟雾袅袅上升,把笔沉吟,构思正苦。窗外柳丝披拂,草长莺飞,正是江南风物怡人时节。丰子恺的一篇篇令人低吟不已的美文,不正是从画中流淌出来的吗?过去的好花时节,是那样的忙碌而快乐,如今虽然还在用笔,却已不再自由,而更多的时光,在这个愉悦的好花时节悄悄地溜走,让人徒感悲伤。

* * *
18
不想结束
子恺先生虽然创作过不少与茶有关的漫画,但对于吃茶却并不是特别讲究。在石门老家的时候,丰子恺先生一家喝茶是分茶式的,即用一把事先装满茶的大壶和好几个小茶杯,大家一起根据需要分茶饮用,而非手握紫砂壶抿着壶嘴啜饮。”也因此,在“子恺漫画”中,多次和多处出现一把大茶壶几个小杯的场景。至于茶叶,丰子恺先生喜欢喝龙井茶,因为其时无论在石门、杭州还是上海,均属于传统的绿茶区,所尚者亦莫过于大名鼎鼎的龙井。故而,丰一吟老师这样描述道:“子恺先生通常给自己泡上一杯绿茶,在书房里伴随着他,默默地沉浸于笔墨耕耘的天地之中。”然茶,何亦不如此?千秋功业一壶酒,万丈红尘一盏茶。杯水如茗淡,雅兴自然浓。酒长饮可当歌,茶浅尝亦尽情。书能香我不需花,茶亦醉人何必酒?是谁在不停在说“茶家前世是酒家 ”?
从来没有人会随随便便成功,我想。一生未尝停笔的丰子恺,留给后世的不止是几百篇散文、上万幅漫画、大量的乐理和译作,更珍贵的是“好花时节不闲身”的勤勉精神。“人生不满百”,珍惜生命,珍惜时光,热爱生活,热爱读书吧!


640.webp (14).jpg 640.webp (15).jpg 640.webp (16).jpg 640.webp (17).jpg 640.webp (18).jpg 640.webp.jpg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640.webp (7).jpg 640.webp (8).jpg 640.webp (9).jpg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 640.webp (12).jpg 640.webp (13).jpg

使用高级回帖 (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快速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  

发帖时请遵守我国法律,网站会将有关你发帖内容、时间以及发帖IP地址等记录保留,只要接到合法请求,即会将信息提供给有关政府机构。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